打印

千年

本主题由 醉眼笑红尘 于 2021-1-26 20:15 解除高亮

千年

第一章    我回来了四海八荒



    寒潭隐于东海沼泽的东北部。数丈的乱石看似毫无规律,又错落有致的掩映着它的存在。

    从石壁倾泻而下的瀑布,砸落到水面时竟温柔的不可思议,掀不起一丝涟漪.也溢不出半点水星.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小水潭,似乎永远也装不满的样子.虽然能清晰的能看见山石的倒影.也仅仅是倒影,没有鱼虾,也未见任何活着的生物,没有半点生气.怪就怪在.潭边却有苍天古树固执的遮住这一处极不起眼的水潭。

   潭边的乱石缝里居然长满了各种各样名贵的草药,甚至还有一棵千年难得一见的九灵柳.片片叶子遮住潭里冒出来的一个极似鲸鱼头颅一样的东西,不经意一眼,似乎这是水里冒出来换气的鲸鱼..可是这么小个寒潭,怎么会见鲸呢?对.是块巨石,有眼有鼻有口的巨石.除开潭边的花草树木,瀑布流水.这里依然没有一点活物的气息.

   哐当一声惊雷,数万条闪电直劈在寒潭的水面。如刀一般把水面一分为二,从水底竟缓缓的露出一条白玉阶梯,一个约摸7.8岁的女童,乌黑的头发挽成两个圆圆的发髻,金丝织成的发带随着狂风肆意飞舞,一张圆如白玉的小脸儿,眉心一条淡淡的金色龙纹,眼珠黄褐浑圆,眼白却是星空的颜色,眼尾细长高挑~眼神不怒自威。秀气高挺的小鼻子在配上一樱桃小口。一袭金丝织成的轻纱,套上一双金丝小靴子,慢慢悠悠的拾街而上,从天空劈下的闪电自动避开小女孩的所在之处。

  少女竟直走向潭边的鲸鱼巨石,伸出嫩嫩的小手抚摸向巨石,这块石头的眼珠突然睁开,身上的尘土和苔藓竟纷纷落下,过了片刻,竟露出一条通体透蓝的小鲸鱼,圆圆的眼球里泪光闪闪,拿圆乎乎的脑袋温柔的蹭上小女孩的身体,口里竟吐出人言:“主人,我已等了你千年。你终于回来了”。小女孩见这从巨石变成的蓝鲸竟面不改色,有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镇定。

  “我回来了,四海八荒。”

   刚才还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的东海沼泽随着小女孩踏上地面的那一刻噶然静止,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小女孩子随手变出一颗化形丸,喂向小蓝鲸的嘴巴:“蓝豆豆,这颗化形丸可以让你保持人形,方便在陆上行走!要不然我怕你离开水,会变成蓝豆干。”
小蓝鲸顺从的咽下,一个圆滚滚的和小女孩子一般高的小男生便出现在面前。黑黑的头发,圆圆的脸盘,因为太胖。所有五官显得憨实可爱,唯独一双蓝色的眼睛显得格外美丽,如果说小女孩子的眼里装着宇宙星辰。那么无疑蓝豆豆的眼里盛满了大海。

   “主人、生而为鲸我随你遨游四海,生而为人我随你踏遍八荒。”蓝豆豆即使化为人形,依然习惯性的往小女孩身上蹭.

   “蓝豆豆、一千年了,你还是这么肉麻兮兮的。”小女生依然面不改色、言语里不带一丝情绪。

    “主人,自从千年前....”蓝豆豆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小女孩硬生生打断:“我回来了,所有的一切都会有个了结。”

     蓝豆豆自觉的闭嘴,蓝色的大眼环视了周围..作为一只神兽..蓝豆豆对着护主有着本能的警觉和忠诚!

    之前的电光雷闪吓的东海沼泽里散修的妖兽纷纷躲进森林深处、当一切归于平静.一个个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
   “小的们,不过是个惊雷而已,看看你们没出息的样子.本王真是对你们很失望啊..”一个身高丈许、满头红色毛发、满身肌肉身形佝偻的半兽人正在远处的林子里呵斥四周隐匿的小怪!

    “大王!大王果然气宇轩昂、卓尔不凡、胆色过人..不愧为我们东海野兽一族的王者啊..!”一个身高不足三尺、同样是红发肌肉发达身形佝偻的半兽小妖跪在兽王的脚边..

   “大王..大王...”陆陆续续出来七八只同样装扮的小半兽人怯怯的从林子里显出身型..向这个个子高大的怪物靠拢..

   “小的们,不要怕..本王作为咱们野兽一族的头领、自然有责任维护东海沼泽的安定和平!”兽王面露凶狠自豪之色。

   “大王英明、大王神武!大王福如东海..”林子里又多了几只身着虎皮..身背箭矢!手持天枢殘斧的小兽!

   “野神族的子民们.虽然你们非我一族..但你们既然栖身于我东海沼泽..我便有义务庇护你们的周全..我们野兽一族和野神一族不分彼此..团结起来对付那些贪婪的人类!”兽王振振有词、慷慨激昂..说的唾沫横飞..时不时还挥舞着硕大的兽爪!一时得意忘形竟未注意到身前何时站了一双孩童。

“可耻的人类..你们竟敢冒入我东海沼泽之地..”兽王精彩的演讲被打断正愁不知道咋出气、一看见面前的只是两个小孩..瞬间兽腰一挺..兽爪一挥向面前的两人抓来..准备一手一个塞进嘴里.. 周围的小兽也张牙舞爪的各自摆出凶狠的样子列阵以待.

“小兽一只也敢自称王...”刚才还站在面前的小胖子不知道何时已经跃上兽王的头颅..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扯住兽王的红色毛发.疼的它龇牙咧嘴身躯瞬间矮了半截..

“疼..疼..疼...!”兽王在东海沼泽呆了五百多年.其间无数人类闯入东海探宝,都震慑于他的兽威之下。几时吃过这样的瘪,被一个7.8岁的孩子竟然一招拿下,这是耻辱..耻辱..天大的耻辱!

  刚还围在兽王周围的野神族和野兽族小兽竟然也没看清这7.8岁的小胖子是如何一举跃到他头上扯住他的头发。让向来高高在上的兽王如此狼狈的,一时间面面相觑,径自矗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王?啥王?在东海你也敢以王者自称啊,小兽兽."圆滚滚的小胖子一脸坏笑,手下却越发用力,兽王吃痛,挥舞尖锐的利爪试图从头顶揪下这小男孩,甚至双掌向头部合拢,试图一下拍死这个小胖子..来解救他本来就稀疏的几根兽毛.可是无论他无论爪子拍向何处,小胖子总能灵巧的避过,反而在他头上东倒西歪的更为活跃,连续折腾了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兽王能用上的招数几乎都用光了..可那圆乎乎的小胖子就如同长在他头顶一般,任由他上树也好,打滚也好..徒留一身狼狈罢了.

“还想反抗,哟哟哟哟。果然常年在东海沼泽豹子胆吃多了哦。”

  “小兽兽还想发威哦,小兽兽发威的样子好可爱哦。”

  “小兽兽乖乖,让豆豆骑一下,豆豆喜欢骑兽兽哦。”蓝豆豆本身就是个话痨,恰遇主人生性不喜言语,凭心而论,豆豆也不敢惹主人不快。好不容易遇着这修行尚浅的小兽王,还试图吃了自己和主子,调皮的性子便显露无存,对这东海野兽王边锤边挑逗啊。这样子竟和一般7.8岁逗猫逗狗的人类小孩无二。

  “仙童饶命,小的知道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在和男孩缠斗了小半个时辰以后,东海野兽王发现反抗无望,现在只有拿出他存于东海沼泽500年深谙的保命绝技,那就是投降!就这一招,还是跟那些冒入东海沼泽的人类学的,想当年,当他第一次见到人类为了保命跪地求饶的样子甚是滑稽。居然让他兽心大悦,留人一命。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日居然也用上了这个技能。

  “不嘛,不嘛,再玩会儿嘛。豆豆还没玩够呢。”蓝豆豆已经已经一千年没和人打过架了,胳膊小腿儿正痒的很,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蓝豆豆!”刚才一直沉默的少女口里淡淡的喊出他的名字。小胖子扭头一看主人,便乖乖的松开兽毛,呲溜从野兽王的肩膀顺势滑下,恭敬的站在小女孩子身侧,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蓝色的眼眸因为高兴变的越发的闪亮。

  “两位仙童,小的有眼无珠,竟妄图亵渎二位仙童的仙颜,罪该万死。”东海野兽王在脱离了小胖子的控制之后,双膝跪地,作虔诚状。由于自身体型巨大,即使跪在两小孩子面前还是显得乌泱泱一坨,衬的两个小童更为渺小。

  “两位仙童,我在东海沼泽修行了500年,从未伤过无辜,从未为非作歹,也守护了这一方安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还望两位仙童明察。”这家伙还真拿这两个小孩当成仙童下界,作为兽兽,虽然心智不高,但是耳濡墨染他也懂些人情世故。

  “无妨无妨,我也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啦。你也是东海沼泽的一分子,以后以保卫沼泽和平为己任,捍卫沼泽安宁即可。”蓝豆豆知主人少语,毕竟所有的东海境内生物都是主人的子民,还当真能怎么的呀。 然后和主人一前一后向东而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小兽兽们..


[ 本帖最后由 醉眼笑红尘 于 2020-10-1 06:35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

TOP

顶顶顶占楼备用哇哈哈哈

TOP

蓝豆豆,你是万物灵气的化身,期待你在神州一路披荆斩棘!

TOP

占个广告位   哈哈

TOP

第二章  神之囚笼


  
    在蓝豆豆出手小惩了东海野兽王之后,这两小小的身影一前一后掠入沼泽更深处..

    金丝衣服的女童一路始终不发一言、甚至没有一个面部表情。圆圆的小发髻因为奔波松散了一些..垂下几缕乱发,金色丝带和零散的发丝在微风里翩然.

   蓝豆豆则是尾随其后、收起了之前的吊儿郎当、眉头紧锁..蓝目深遂、小胳膊小腿因为专注甚至有点僵直膨胀、如一面小墙稳稳的挡在金丝女童背后。
   
“主人...情况貌似有点不对..”蓝豆豆前进的速度减缓下来。
  “嗯”金丝少女嘴唇都没动一下、从鼻腔里做了一个极简的回应。越往前身形似乎愈发笨重.前行的速度也放慢了许多。

  “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蓝豆豆正想滔滔不绝..可是眼前这巨大的石阶,整齐而巨大,不是拼接而成,而是一整块巨石被打磨成大小相同的阶梯,也许是受东海沼泽潮湿环境的影响,每方石阶都被青苔零散的覆着,斑驳又孤独。对比周围形状各异的巨石,这石阶工整的如鬼斧神工之作.蓝豆豆站在第一道石阶之前,仅仅只能露出肩膀和头部.没错.这一阶就有大半个蓝豆豆的身高,道口的石壁上刻着比较模糊的符文,随着主仆二人的到来..灰黑的符文竟然有了反应,透出丝丝红黄色的光.

“这是一座法阵的山门,我们上去看看,小心了”小女孩依然是淡淡的.

  “嗯,主人,这沼泽里的妖兽都在这石阶面前便止步了,似乎惧怕这条路。”蓝豆豆接话.紧紧的跟在其后.

   女童并未继续和蓝豆豆搭话,返身跃上石阶,当跨上第二节石阶的时候花费的力气似乎比刚才要多一些,越多一层石阶,女童和蓝豆豆的步履显得更沉重了一些,倒也无大碍,当跨到最后一层石阶的时候,两张小脸已经都没有之前的气定神闲了.到底是为了守护什么,才需要这么强悍的法阵.

  意料之外的是,比起石阶的枯板和斑驳,这里却是满目葱绿.甚至有一片比寒潭还大了数倍的海子,海子周围以三角的位置竟然各有一座七层妖塔.每一层里边都闪烁着丝丝光亮,每一个光亮代表一个妖兽的元神.这如萤火虫般的星星点点,在这三座妖塔之内,又囚禁着多少个元神呢. 海子的南部两个漆黑的柱子泛着黑红色的光芒,阴森又神秘,柱子的底部连接着几条黑色的铁链,一直向海子中心延伸而去.

“神之囚笼?”女童自言自语起来,黄褐的眸子显得凝重起来,这是千年之后,蓝豆豆第一次看见主人脸上有了表情。

  “主人,你说的是那个传说里的神之囚笼么?囚笼的本身是一株万年的公孙树,入口的柱子和粗黑的铁链其实都是公孙树的树根所化.被囚之人仅被公孙树的根蔓一丝丝侵入血脉,而且整棵树干和树冠都是靠被囚之人的精血滋养.被囚之人并不会死去.相反会千年万年的活着.直至和树不分彼此.成为树人.”蓝豆豆又开启了话痨功能.虽然他只是听过这个传说.但是见到这个阵法还是第一次.

  不理会蓝豆豆的摇头晃脑,金丝女童已经神色严肃的走向法阵入口之处,门口的结界对于她和蓝豆豆来说并不难通过,一入阵法之内,他们本身的修为却被压抑了大半。公孙树的树干上错综盘踞的根蔓里缠绕着一具红铜色的躯体,因为被根蔓包围,并看不见躯体的全部样子,可是这副躯体的头上竟有一对三尺左右的金角。

  “东叔叔”金丝女童白玉般的小脸瞬间惨白,眉心浅浅的龙纹瞬间明显了许多,两汪晶莹剔透的泪顺着小脸儿吧嗒吧嗒的落下.

   蓝豆豆呆呆的站在身后,纵然心里有万个疑问.这一刻他只是呆呆的站在主人身后.情绪随着主人的难过而难过.千年以前蓝豆豆被主人救了以后.便起誓生世为主人的坐骑,眼里心里只放的下主人.

   “东叔叔.东叔叔..”金丝女童想离树干近一点,可惜走到树干的祭坛位置便再也挪不动半步.

    随着她一声比一声惨烈的呼喊,那开始似乎和树皮融为一体的红铜色躯体的眼睑竟缓慢的动了几下.继而微微的张开..两行浊泪滑下之处,竟洗出两条红铜色的线.喉结也动了几下..嘴巴微微张开.半天才挤出一点声音: "玉儿"

  "东叔叔,是我"她,海王之女.也是龙族唯一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血脉,龙之玉.自她踏出寒潭的那一刻,她以为她再不会有情绪,再不会被任何事物所影响.可是看见这当年和父亲亲如兄弟的东天王.她所有的伪装和坚强瞬间瓦解..是啊.虽然龙族只存留了她这一点血脉,可是那么多过去那么多人事.只能被掩盖..哪能被抹杀呢.

  "玉儿,我..我..一千年了,还能再见到你,我..我..真是开心."东天王双眉放松.眼角微垂.嘴角微微上扬.干裂的嘴唇颤动.

  "东叔叔.谁把你关在这里的.要怎么才能救下你."玉儿没法跨过祭坛.靠拢树干.只有双膝跪地.双手合十.不停的搓着小手.这一刻她有了7.8岁小女孩的畏惧和无助.

  "你身前的这个祭坛里边燃烧着我的元神.这公孙树的根蔓吸食着我的精血.我..我被困在这囚笼已经有一千年了.我神格俱灭.我..我.."东天王吐出这些字的时候却没有多大的情绪..似乎他口里讲述着别人.并不关己..

  "东叔叔.我该怎么样才能救你.你告诉我..玉儿怎样才能让你出这囚笼."龙之玉作为海之霸主.龙女.此刻竟然连个祭坛都跨不过去.都没法触摸一下东天王的身体.

  "玉儿.要斩断这囚笼必须集齐七圣器.可是每把圣器都散落在东海神州未知的地方.你是龙兄唯一的血脉,不能因为我让你陷入更凶险的境地.想当年.整个龙族为了留你一脉.万龙俱灭..如果你有什么闪失.那我万死难辞其疚."东天王没了刚才的淡定..语气显得急促而慌张.

  "七圣器?东叔叔,不管多难..你等我..不管多难..我一定救你出来."龙之玉小手抹去眼泪.黄褐色的龙眸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玉儿,神外之神,天外之天.妖外之妖.这个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未知和凶险.你不要为我这一具残躯而耗费心神了.你平安活着.快乐无忧便比什么都强了.出了这东海沼泽之外..你的法力和修为也许连自保都有问题.答应叔叔.平安的活下去..等你龙脉彻底觉醒的那一刻.你便成了真正的王者.在此之前.平安的活下去..这是叔叔唯一的要求.."东天王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说完这段话..公孙树的根蔓竟直缠住了他的脸.他的嘴.他的眉..

  "东叔叔,等着我.."龙之玉扭身跨出法阵..蓝豆豆紧随其后..

  "豆豆,不管未来多难,我都会想办法集齐七圣器,救出东叔叔.也许我现在还不强大..但是我是龙..这世间唯一的龙."龙之玉这话像是对蓝豆豆说的,也像是在告诉自己.

  "主人,主人..豆豆会陪着你的.豆豆的命是因为主人的存在才有跳动的可能."蓝豆豆方才一直默默的听着主人和东天王的对话.却只是安静的隐在一旁.如不存在一般.他是主人的影子..影子是没有拥抱主人的可能.只能跟随和陪伴..他深知..


[ 本帖最后由 醉眼笑红尘 于 2020-10-1 06:35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

TOP

长城以内要发生故事了!期待各路神仙齐聚神州!

TOP

纵横四海八荒 不远万万里 只为你而来

收藏了 加油更新啊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TOP

千年

第三章 初遇赫连错


  
  
       “大师兄、三师兄和四师兄早上去沼泽北部收集月华之泪,都过去五个时辰了..还没回来。”一个身穿黄金铠甲.手持三叉戟的十五六岁少年吞吞吐吐,神色有些慌乱。

       此番少年一行十来个弟子组队来这东海沼泽历练,虽然个个都只有十五六岁大小,可是在东胜神洲的年轻修行者中他们也当属无愧是神州大地的天子骄子,他们当中境界最低的也是造化境,三师兄商陆和四师兄商枝已经踏入玄妙境,其中大师兄赫连错自小天资聪慧、又勤学苦练早在月初的时候已经跨过玄妙参入生死境。

      “他们去收集月华之泪?不是说好所有人不要单独行动的么,作为师兄,竟然如此任性!”赫连错起身从兽皮上站起。理了理身上的黄金铠甲,拿起小圆木桌上的狮吼剑“所有人打起精神来,虽然在此处我已经设下结界,但仅能防住一些修为很低的妖兽,我去找他们两回来,你们等我消息。”

      “是!大师兄!”众师弟起身齐声回答。余音还未落下,赫连错那金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暮色里。

       这次他们一行弟子历练,入东海沼泽的第一天无意寻得这处小岛,小岛面积并不是很大,好就好在岛的四面环绕着一片碧湖。淡蓝色的雨久花葱郁的挤在湖面上,像极了蓝色飞舞的群鸟。甚是美丽.湖边的菖蒲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所以从岛外的沼泽看过来,很难发现里边还隐着一座小岛.虽然大家修为还算甚浅,御剑抵达小岛还不算是难事.因此比起沼泽外边随时被妖兽侵扰,在这岛上隔湖而居也为大家省去了不少麻烦.

       赫连错一路向北,暮色里的东海沼泽比白天的时候要热闹了许多,耳边森森的风声,林子里大小妖兽的兽鸣声,树叶被风夹带翻滚的声音,各种混和在一起.

     "主人,这两小哥哥应该是被沼泽里的树灵给抽了吧..看看这浑身皮开肉绽的样子."蓝豆豆那圆滚滚的身子试图把这受伤的两个人类拖到干燥一点的地方.结果..结果当然是拖不动啦.

     "他们修为太低,应该是惊着树灵,被藤蔓勒成这样的."龙之玉低头看着这两个15.6岁的少年,身上厚重的黄金铠甲也被生生勒出裂缝,这就是蓝豆豆嘴里的皮开肉绽,.也没有多严重.估计只是昏厥.

     "豆豆,我们抬他们!"龙之玉和蓝豆豆身上的灵力在神之囚牢被压制了大半,本身就很憔悴.刚出法阵就碰见这两个人类.

     "好!"蓝豆豆难得不废话,竟直走向其中一个,抬起双脚..龙之玉伸出稚嫩的小手托住头部.使出吃奶的力气发力..软瘫的身子居然只离地寸许.好不容易抬高了一点.蓝豆豆一个重心不稳,一屁股扑通的跌坐在地上.连带着龙之玉手下一沉..一头栽到晕倒之人胳膊处,那缓缓流出来的血被蹭了一脸..瞬间变成个大花猫...感觉脸上有液体,龙之玉拿起衣袖擦拭了一下..结果就是..衣服上脸上到处都沾染了凡人的血.样子极其狼狈.

      "商陆,商枝.."当赫连错看见这两大两小.两个躺着昏厥,两个坐着狼狈不堪的小孩子的时候,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自己的所见了.伸手入怀取了两粒九天玉露丸分别放入他们嘴里.然后扭头问两个小孩子:"你们还能走路么?我们先去营地."

      "可以的!"龙之玉抬头望着这个出现在暮色里金光闪闪的少年,清秀瘦削的脸庞,微浓的眉,有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眸.虽眼色里尽是冷意.像极了龙之玉一贯的冷..再配上凉薄的唇.孤傲又清冷。..也许是在旁人身上看到了自己.一向眼里傲视万物的龙之玉,竟然学会了服从..蓝豆豆看见自己主人都这样回答了.自然也是闭嘴乖乖服从.

      赫连错一左一右的夹起了两个受伤昏迷的家伙.吩咐两孩子跟着自己,将这两大两小一路带回岛上.

      把两个师弟安排给其他弟子照顾.赫连错这才开始认真打量这两个孩子:"你们为何也在那里,他们是如何受的伤."圆乎乎的男孩子扭头看向小女孩,并不搭话.小女孩满脸还留着蹭过来的血迹..也并不搭话.从开始到现在.除开那三个字,可以的.似乎她并不想多言.或许是被吓坏了?赫连错一向都是这么自以为是的.从怀里掏出一方锦帕,轻轻的拉过小姑娘.擦拭她脸上的血迹..清理完毕以后。就见见惯了东胜神州大大小小的美女,也着实惊叹这小女童的精致,那种搜索完大脑里所有的词汇却发现形容她都有点词穷的精致。

     作为东胜神洲的天子骄子,神州之星,赫连错无论是修行还是长相,都是神州老弱妇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引来不少为之疯狂的小姐姐小嫂嫂们。换句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在东胜神州,下至三岁上至八十岁的妇女,就没有人能抵抗的了赫连错的魅力。即便赫连错常年累月顶着一张冰刻般的脸,那也无损他在神州大陆受欢迎的程度。就连随手扶个老婆婆过个马路,那也是她们眼中惊天的善举.所以当赫连错第一次遇见这种自己无视自己魅力,甚至还有些嫌弃的表情,那万年不变的冰块脸竟漾出一丝笑意,他赫连错几时被这般冷落过,可是这种冷落却是他心里极其渴望的东西。虽然这么说起来有点欠抽,可实际上当你整天被人们众仙捧月般的生活,冷不丁出来个异类,有兴趣是难免的..

     "衣袖上也有些脏,我们把它换下来清洗一下可以吗?我带你去湖边洗洗,哥哥告诉你哦.这湖里的雨久花很像起飞的蓝鸟,非常漂亮.只要乖乖洗干净,哥哥编个花环给你当发箍好不好."赫连错一边从行李里掏出自己贴身的一个上衣,往肩膀上一搭,便拖着小女孩子来到湖边.留下一脸错愕的蓝豆豆.

      "主..主..."蓝豆豆都开始有点结巴了..眼前这个长相俊美的男人不是要打算拔主人衣服吧..虽然说现在他两都是7.8岁孩子的大小.可是主人刚才制止的眼神是几个意思..主人,主人该不会放任这个凡人替她洗澡吧..我的天啦!

      龙之玉本应该本能的拒绝,并且怒斥这个凡人冒犯了龙颜才对,可是她现在和蓝豆豆本来就似7.8岁孩子般大小,以她千年前在人世间的经历看来.大人给孩子洗澡这本身算不得冒犯,况且这个叫赫连错的哥哥有着和他极其相似的清冷和凉薄.她竟然还用眼神示意蓝豆豆别说话,这算中邪么?
      
      "你叫什么名字?我该如何唤你?"赫连错轻柔的褪下她的金丝纱衣,一并解了她的金丝发带,任由丝般长发肆意落下.然后往水里一放,右手随意的结出一个法印,在龙之玉的周围便出现了一道由夏雪铃兰结成的花雾,洁白里带点绿的花瓣结成圆形屏障.只露出了个头.刚才还在担心自己被扒光该如何尴尬的龙之玉竟脸上飞过一道红霞,这个体贴又英俊帅气的还带了点凉薄的少年,即使对着一个7.8岁的小女孩,都展现出了不俗的修养..

      “龙之玉”当这三个字破唇而出,龙之玉自己也被吓了一跳,许是这湖水太温暖,许是这夏雪铃兰太过美丽..总之她在这个少年面前不只一次言不由心.

       "哦,以后我叫你龙儿.我想你的父母亲人定是都唤你作玉儿"赫连错轻柔的说道.龙之玉的脸色听他提及父母亲人眼泪夺眶而出.乌黑顺直的头发挡着半张脸,还有半张脸庞上如珍珠般滚下的泪滴,灼到了赫连错的心.

       "我是讲错什么话了么,我...我..."赫连错一把从水里捞出龙之玉,拿起肩头自己的上衣,裹在她身上,硕大的上衣对于龙之玉来说更像一个斗篷,系好衣带,赫连错往湖边石头上一坐.把龙之玉放在自己支起的一只腿上,拿着丝巾开始给她擦拭头发.

       “对不起,我无心提及你的伤心事,但是不管你经历了什么,那些都过去了,以后我会照顾你,你不要哭,也不要怕!”赫连错擦头发的动作非常的温柔。赫连错不是一个嘴上不把门的人,也许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小女孩承诺以后。可是那些话毕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好”龙之玉的回答依然简洁.虽然这副身躯才7.8岁大小.可是正儿八经的说.龙之玉也有一千多岁了.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啥样的承诺没听过.

        "我来自东胜神州,这次来东海沼泽和师兄们历练也有半月,我们明天便该回去了.如果你没有别的去处,那便和我去东胜神州如何?我自小便是独子,家里也没有妹妹.你就当我是你的兄长如何?"赫连错慢条斯理的说完,便紧盯着龙之玉的脸.她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一如既往的清冷.虽然连赫连错都惊讶她变脸速度如此之快,刚才还潸然泪下,此刻却...实在不像一个孩子该有的神态.
      
       “好!”龙之玉依然只吐出一个字。
      
       “龙儿,你像极了我..之前师父和师弟们包括娘亲都说我是个话极少的人.可是你竟比我还不爱说话.”赫连错给龙之玉擦完头发.把她放在石头上.起身清洗起她的衣服和发带和靴子.他貌似第一次细致的去照顾一个人.关键是如此的心甘情愿.对于这个刚结识的小女孩,赫连错就如转性了一般.

       晾好洗净的衣服,赫连错抱起赤足的龙之玉转身走进岛上的小木屋.一众师弟们正围着醒来商陆和商枝问他们究竟经历了啥..转身看见大师兄进屋,众人一脸错愕.

       "大师兄..她..他!"  大家看看龙之玉,又看看在屋角气鼓鼓的蓝豆豆..这两个不知道大师兄从哪里带回来的孩子..关键是一向冰块脸的大师兄还抱着这小女孩,这小女孩还穿着大师兄的贴身衣物..

        "赶紧休息.明天回东胜神州." 赫连错又恢复了极简模式.

         刚才还气鼓鼓的蓝豆豆,一看见龙之玉进屋,立马跑到她身边坐下,见主人并无异样.所以只是安静的坐在她身旁.赫连错紧挨着龙之玉的位置坐下,顺手把她的小头颅往自己的怀里一搂,双目一闭,开始养神。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



[ 本帖最后由 醉眼笑红尘 于 2020-10-1 06:3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

TOP

这个赫连错很有内涵啊  人狠话不多直接上手盘。。。。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TOP

就讲我什么时候 上线啊 多给我写几章 别给我写死了记住了 我是扫地僧

TOP

坐等更新·坐等更新·坐等更新·坐等更新·坐等更新·

TOP

第四章    带龙之玉回家



      小岛归于宁静,除了蛙声.

     龙之玉确认众人都睡熟之后,小心的从赫连错的怀里抽身.行至木屋外,蓝豆豆也随着跟出来.摇身一转变换回自己轻薄的金色丝衣.

     她之所以乖巧顺从的任由一个凡人摆弄,一个原因是因为赫连错确实俊朗,龙之玉和蓝豆豆都活了至少千年以上,可是像赫连错这样俊美的五官,冷傲的气质,却是没见过的..至少在千年前的龙之玉,是不会正眼瞧一个凡人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东叔叔口里的东胜神州,是凡人的世界,对于一个龙女和一头蓝鲸.对于人类世界知之甚少,因此一路跟着赫连错,这似乎是当下更好的选择.对于这个想法,蓝豆豆作为一只灵智早开的神兽,自然是和主人心意相通的.

     蓝豆豆是极喜欢水的,这小岛周围的湖未必有寒潭那般深邃,可是对于蓝豆豆来讲.这已经是非常好的了.在神之囚笼被压制的修为还没全部恢复,这个时候去水里泡一泡.对于一头蓝鲸来说.会受益匪浅.哧溜一下蓝豆豆就消失在水面上.往更深处游去.

     龙之玉则只是往湖边的石头上盘身一坐,美目微微闭上,全身毛孔打开.吸收天地灵气.调息吐纳.气色也逐渐恢复.

     当天边露出点鱼肚白的时候,赫连错从梦里醒来,他的梦里,出现了一条金色漂亮的小龙,黄褐色的眼眸竟有一丝熟悉.这丝熟悉,在睁眼看见龙之玉的时候,他恍然大悟.原来是她的一袭金丝,才会有这样的梦境.

     相较于昨天两个脏乎乎的小家伙,今天的龙之玉多了些贵气,蓝豆豆则多了些英气,这两个出现在东海沼泽深处的小孩,背后藏着怎么样的秘密,但是既然他们不想说,他也不想问.赫连错眼里的龙之玉,某种程度上很像自己的妹妹,她一个小小的孩子,应是有不能说的苦吧.所以昨日心生怜悯,想照顾她的想法瞬间涌上心头.带她回神州,比起丢他们两个小孩子在森林..赫连错想照顾她,至于她心里装着什么,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

     赫连错收回思绪,安排大家启程回神州,一路无话.

     众弟子是要先回学院向夫子禀报此次修行心得的。

     商陆和商枝此次受了些伤,便决定回家里休养,毕竟他们家有全神州最齐全的药材,他们的父亲便是神州的药材商,神州大地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分号,独家经营代代相传,就连他两兄弟这名字,商陆和商枝都是两味中药材.

    而赫连错既然带着龙之玉和蓝豆豆回了神州,先给他们安排一个住所这是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于是众人再抵达东胜神州的地界时就分道而行.

     赫连错带着龙之玉来到了位于城南的一座宅子。这是他的家,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家,因为所有盖房子的材料都是赫连错的战利品。

     被母亲送入学院的那一刻起,他便立下了誓言,他的骄傲,家族的荣耀,注定他的修行之路会走的比别人艰辛。

     杀数以万计的犀牛消耗了赫连错一年的时间,在遥远的犀牛森林,赫连错修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自己放逐在犀牛森林里,犀牛皮制成了绳子和墙面,犀牛角被制成了房梁和屋脊,木地板记录着他刚学会以气化剑每一棵劈开的树。用作地基的角闪石都是他从废矿捡回来的.就连碗筷也是赫连错亲手所制。

      “喜欢吗?龙儿,这是我的家.当然以后也是你的家.”赫连错这样说的时候心里竟有些得意,竟没瞧见龙之玉和蓝豆豆惊呆的表情.

       "喜欢,哥哥好棒.!以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住这里么?"蓝豆豆之前是看不上赫连错的,因为他某种程度上霸占了他的主人.可是这一刻他和赫连错的距离是拉近了几分.龙之玉则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沉默.

       "哥哥,我叫蓝豆豆,以后你叫我豆豆吧.谢谢你带我们回家."

       "哥哥,你的房子和你的脸一样酷酷的"

       "哥哥,我真的好喜欢这里.连门口那棵大树我也好喜欢,可以荡秋千"

       "哥哥,屋后还有个小水池,我超爱的哦."当蓝豆豆一开启话痨模式,龙之玉不开口的话,以赫连错的能力他是控制不住的.而赫连错看见蓝豆豆兴高采烈的样子,情绪貌似也被感染了.他的脸对着龙之玉和蓝豆豆的时候居然不是冰块.

        "这里离中央市场并不远,平日里我是要去学院的,我会留下足够的金钞,我不在的日子里,没人给你两做饭,你们可以去中央市场那里有许多不错的馆子."赫连错面对这两个小孩子,一个冷的像冰,一个热情似火.一家之长该有的样子他貌似他瞬间全有了.安住行.

         "毕竟你两都还小.我回学院的时候顺便请示一下夫子,我们学院里也有刚来修行的和你们一般大的孩子,到时候得了夫子的允许,你们也可以去学院学习.便也多了些同伴."赫连错接着补充.

         "上学?"龙之玉歪了歪可爱的小脑袋,疑惑的看着赫连错.

        “对,我们东胜神州学习修行的学府,那里有负责指导修行的夫子,若有些天资聪颖的修行者,修行到最高境界踏破虚空,飞升成仙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没有慧根,识文断字,习武强身,入学院学习也是东胜神州孩子们必经的过程。”赫连错耐心的解释。

       他不知道的是,龙之玉一条龙,本身就是神,蓝豆豆一条鲸,本来也就不是人。



[ 本帖最后由 醉眼笑红尘 于 2020-10-3 22:01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

TOP

搬个小马扎 坐等更新!

TOP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文网文[2010]115号 | 备案文号 文网游备字[2011]C-RPG001号 | 备案号:鄂ICP备13007670号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344号
武汉市盛趣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